冰颜

请温柔对待我。

—しせんいの片隅に  あ な た 大 事 ん だ。

这里冰颜,喜欢的东西是自己和智慧,讨厌的东西是自己和愚蠢。
什么都喜欢干,什么都想往上发,乱糟糟的让你见笑了。
欢迎与我讨论各式各样的事,我的话甚至连创价那样的梗我都知道哦。
如你所见是个喜欢华丽的东西的家伙。
有着无法理解的想法和不可触碰的幻想,如此滑稽的家伙。

玻璃工艺品的恋想

残阳与其意义一同坠入傍晚的海洋

天使的残骸散落在贝壳旁作为蓬托斯的献礼

被夜风吹来的声音是独角兽的悲鸣

于彼岸的沙滩上仿佛看见了你的身影

世界上存在的你一定是我的幻想吧

寻找着乌托邦与阿卡迪亚的区别

却只见在盛夏下暴晒而枯萎的水仙花

披着被海风摧残破坏的披风度过局促的深夜

发白的指尖紧攥着褪色的衣角

祈祷黎明堕落在无限轮回中被慢慢腐蚀

尽管你就在我身旁微笑着

「总有一日会把歌声还给我吧」

对此我的回答永远如晨露一般可有可无

在你我距离的最高点奉献出最理想的谎话

无法踏进的世界被荆棘花封印出结界

后退的路是深海中孤独的亚特兰蒂斯

默念着依蕾托的名字作为活着的证明

清晨在脑海中得到了永生

在月亮黯淡无光的每日编造你的幻影来度日

你告诉我

「那样浪漫主义的爱我无法承受」

对你抱有的深不见底的恨意

就在此刻与悲哀又自以为是的爱意共生了

镶上水晶的和平被你当成王冠加冕

我的诗句却还没有得到回答

破坏自身即可得到你甘美的夸赞

或是清凉的爱的话

我愿将自己同梦想毁灭在那夜的梦境中

所以我用玻璃制成工艺品作为资本

透过它来在温和的风中追寻着你的幻影

一发出...感觉像是在做梦(怕不是花了我大半辈子的欧气

随温柔的风摇曳的窗帘
无论抱紧怀中的亡骸(你)怎样微笑  都得不到救赎

@垃圾堆中的异类 写的,真的太棒了,我吹爆她!